歡迎來到第一旅游網!
當前位置: 首頁 * 首頁 * 專家
絲綢之路地球之虹
第一旅游網:www.43658114.com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10-15      字號:【

  “我的家鄉陜西,就位于古絲綢之路的起點。站在這里,回首歷史,我仿佛聽到了山間回蕩的聲聲駝鈴,看到了大漠飄飛的裊裊孤煙。這一切,讓我感到十分親切。”

  ——習近平主席2013年9月7日在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的演講,提出共建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的構想


  □主講人肖云儒

  古代絲綢之路是沿途各國由于商貿和文化交流的需要,分時、分段開辟的。公元前300-500年就有人在這條路上活動。中國最早的文字記載是西周周穆王的西行,他一直跑到了中亞一個叫禺知的地方(今阿富汗一帶)。那以后,川陜等地有人到了中亞、中東進行布匹、馬匹交易。秦末,徐福東渡高麗、扶桑,首開東北亞海上絲路。西漢武帝時,國家正式派遣使臣張騫兩次出使西域,出發地就在當時的首都漢長安未央宮。東漢班超更遠行至安息(伊朗),他的部將甚至到了東羅馬帝國的土耳其。東羅馬帝國曾派人沿班超的路線回溯東行,到達了東漢的首都洛陽。

  其后,晉代的法顯和尚由阿富汗入印度(天竺)取經,又經獅子國(斯里蘭卡)、爪哇,從海路回到中國大陸,第一次走完了陸、海絲路。到了漢唐,絲路各國商旅大量來長安,西市成為亞歐商貿標態性的集散地。唐玄奘去印度那爛陀寺取經,研習因明學、唯識宗,促進了佛教在中國的傳播與落地生根。他回國后一直在陜西大雁塔與玉華宮譯經、布道。再后來,便有了鄭和下西洋,明代的國家船隊遠征太平洋、印度洋,也有了馬可·波羅和歐洲其他航海家的中國之行(有人認為馬可·波羅并沒有來東方,只是根據資料和聽聞整理介紹了中國,但其功并不可沒)。19世紀末,德國學者李希霍芬將這條路正式命名為“絲綢之路”,得到了世界的認可。這一切,表明了絲路的國際性,它自古以來就是一條人類共建、共享的國際通道。

  這條路,有人終生與之結緣。張騫在自己50年的生命中,有17年行走在這條路上。加上前前后后籌備、延伸性工作,他的有效生命幾乎全部獻給了這條路。

  八萬里絲路云和月

  從公元前138年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算起,整整過去了2152年。2014年7月,由中央和陜西省、市重要媒體組成的汽車媒體團隊,沿著張騫踏出的路,用60天的時間,經亞歐8國,從長安到達羅馬。以后幾年又沿著玄奘之路、草原之路跑了兩次,每次在路上兩個月。三次下來跑了亞歐絲路32國、90城、4.5萬公里,足跡遍及中亞、中東、印巴和歐洲。我們將這次行走命名為“絲路萬里行”,以華里計,可以套用岳飛《滿江紅》的一句:“八萬里絲路云和月”。

  我們是記者又是行者、司機,我們走著、寫著也拍攝著,觀察著、感受著也思考著。在匆匆的行旅中采集鮮綠的感受,收割金黃的思想。

  一位媒體“大姐大”在微信中感慨:有些路很遠,可是不走會后悔。另一位媒體“大哥大”也在微信中感慨:只要選定了目標,世界都會為你讓路。我把這句話改成:只要選定了目標,世界都會幫你開路。

  我們看見過月下的絲路。烏茲別克斯坦希瓦古城城堞上掛著一鉤明月,用清輝給清真寺和宣禮塔鑲上銀邊。沒有路燈的土街小巷中,居民席地而居,在月色中找回一絲清涼。城墻上這里那里砌著墳墓——他們的風俗是,即便化為幽靈也要保護自己的城池和家園。

  我們看見過日出的絲路。哈薩克草原的拂曉,一群散漫的野駱駝好像接到真主無聲的旨意,一齊揚起頭朝向東方,這一剎那,太陽沖決出遙遠的地平線,拋灑出第一縷光亮。駝群振奮得奔跑起來,朝陽中揚起如煙如絮的輕塵。大地在這樣的儀式中蘇醒了。

  我們看見過大雨滂沱的絲路。經過新疆和中亞近一個月熾熱的炙烤,格魯吉亞竟然用清爽的雨水為我們洗塵,而車隊剛剛駛離,那一段公路便在大雨中陷塌。一喜一驚之間是什么滋味?行程最后一天,突然大雨驟降,仔仔細細將每輛車洗得纖塵不染,那是為了我們回去好向祖國匯報吧,天公想得何其周到!

  我們看見過海陸交匯的絲路。威尼斯城的馬可·波羅故居,他就是從眼前這個水上寓所出發,踏上了水陸兼程的東方之旅。而在伊斯坦布爾,波光粼粼的海峽與彩虹熠熠的跨海大橋,構成一曲鋼琴與弦樂的協奏,為亞歐海陸的交流通達伴奏………

  穿過酸甜苦辣的奔馳和喜怒哀樂的歷史,我們的第一次萬里行終于到達羅馬。在米開朗基羅設計的市政廳廣場,軍樂隊奏響意大利名曲,歡迎遠道而來的中國車隊。意大利國家電視臺與陜西電視臺聯合對儀式做了現場直播。羅馬市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將現場圍得水泄不通。當風塵仆仆的車隊在警車開道下到達時,中國駐意大利大使李瑞宇和羅馬市副市長涅利親自迎接并致歡迎詞。意大利前總統普羅迪先生發來了祝賀視頻:“我們在等待了兩千多年后,又實現了重啟絲綢之路的計劃!”一句話道盡了此行的意義。

  正在羅馬旅游的中國女企業家們圍住媒體團合影,說今天太給咱中國長志氣了!在快門按下的一刻,大家豎起大拇指,用西安話高喊:“長安——羅馬,吔!”意大利旅行社華人導游尹建林更是感慨不已:“我出國來這里20年了,這種規格,這么轟動,第一次!來勁、提氣、長臉!”

  張騫后裔、媒體團成員張利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他回到家鄉第一件事就是去張騫墓上香,告慰先祖,這次他走了祖先走過的古代絲路,也沿著祖先的足跡探訪了他未曾走過的“現代絲路”。隨行的著名主持人王志感嘆:之前也有電視媒體重走絲路,但都是分段走,這次一口氣走下來,走得最遠,參加的人數最多,媒體種類最全,制作的節目類型和數量也最多。好一次空前的行走!

  我一直在思考絲綢之路是一條怎樣的路?絲路精神是怎樣一種精神?多次走了全程,體會到絲綢之路不但是商貿往來、經濟共贏之路,文化交流之路,還是民族團結之路、美麗薈萃之路、國際合作之路。

  經濟共贏之路

  張騫只是有史可據的出使西域第一人。事實上,絲路上早于他已經有了許多先行者篳路藍縷地前行了。在陜西、湖北等地的博物館里,展出著秦、楚時代的波斯金幣和金銀飾品,秦代商人烏氏倮也早以牛羊換黃金,再去大宛國買馬以供征戰使用。在羅馬、伊斯坦布爾的博物館里,我們也看到過早于漢代的中國絲綢和陶器。早在先秦,絲路上文化與商貿交流已經開始。

  到公元前240多年的漢代,安息國(伊朗)將歐亞兩頭的行走銜接成一道陸橋,為貫通絲路作了很大貢獻。《史記》記載,張騫第二次出使到烏孫、大宛,曾派副使去安息,對方有隆重的歡迎儀式,這成為絲路在國家層面正式開通的標志。后來,班超曾打算去大秦(羅馬),因漢朝與安息關系不善而被阻,他的屬下甘英到過土耳其一帶。當年很多波斯商人來中土,都愿意改漢姓而留居長安。

  今天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,讓古絲路上自發的商貿活動,上升為沿途各國經濟發展的戰略合作,并且進入全球市場經濟總格局。沿途許多國家的政要如格魯吉亞總理和我們參觀的國家,都明確表示絲路經濟帶也是他們的發展需求,熱盼盡快融入。他們忘不了中石油、中鐵建、華凌、中遠、西電、延長等大型國有企業為絲路經濟帶建設踢出了漂亮的頭三腳。中亞諸國和土耳其、希臘已經與中國在油、汽、光伏等能源產業,高速鐵路、高速公路、集裝箱碼頭,以及森林開采、現代農業方面進行有效合作,取得了一批碩果。

  文化交流之路

  絲路沿線擁有世界文化遺產400余處,占全球文化遺產近60%。三趟跑下來,我們參觀了八九十處世界文化遺產。強烈感知到了人類文明在絲路聚集的密度,的確世所罕有,絲路文化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,的確至高無上。

  也許沒有一條路像這樣影響了人類文明的發展。有了這條路,歐洲和亞洲由隔膜到融通。中國感知到了世界,世界也感知到了中國。因為絲路,張騫所在的漢朝才成為世界認可的中國符號,漢人、漢語、漢文化才有了世界性的知名度。

  有了這條路,人類文明發展得最早最成熟的亞歐兩大洲得以聯為一體,世界文明得以由隔離發展進入交流共進的時代,才有了德國學者雅斯貝爾斯在20世紀中葉總結的,由西方的希臘三賢(蘇格拉底、亞里士多德、柏拉圖)和東方的佛陀、先秦諸子(老子、孔子、孟子、墨子)等思想家構成的世界文明的“軸心時代”。軸心時代的文化精神奠定了人類價值體系的基本框架,惠及世界。

  有了這條路,歐洲的鐵器、冶煉術得以東傳,加速了社會發展的進程;中國的造紙術、印刷術、羅盤、火藥以及絲綢、瓷器、茶葉等,也得以西傳,成為促成歐洲文藝復興和資本主義誕生的重要因素。

  而這條路稍稍受到阻隔,譬如在15至19世紀奧斯曼帝國時期,由于宗教信仰不同,歐洲商旅很少走這條路,這又反促了歐洲航海業的提速,各國都著力從海路來溝通東西方。哥倫布因此意外發現了美洲新大陸,海洋文明從此替代大陸文明,開始主宰世界。

  中國現在提出的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就是在古代陸、海絲路基礎上科學的、現代的提升。它將陸上文明帶與海上文明帶組合到一起,將文明交流與現代市場經濟組合到一起,將一國一地的發展與全球化進程組合到一起,是一種全維的、全息的大思路、大格局。

  民族團結之路

  絲路是和平、和睦解決民族宗教和國家糾紛的最早嘗試。西域36國的高昌國王與玄奘結為兄弟,贈其重金并給沿途書寫通關文牒。玄奘回國本可走吐蕃,為了感謝高昌王,特地繞道來講經3年。

  140多年前,陜甘的回民沿絲路遷徙到中亞楚河流域的哈薩克、吉爾吉斯、烏茲別克一帶,遼闊的草原接納了這些異域的子民。他們以自己勤勞、善良和精良的務農務果技術贏得了信任和聲譽,成為這里一個活力充沛的新民族——16萬人的東干族。

  而祖居烏茲別克斯坦的撒馬爾罕人,幾百年前也有一支遷徙到中國青海,在黃河岸邊的循化縣駱駝泉定居,成了中國的撒拉族。

  這些融合到絲路上的族群,現在成了沿途經濟文化交流的生力軍。東干族的陜西鄉黨,許多年輕人在西安和中國其他的大學求學后,正在以自己的中文能力和故土情結,積極為當地中資企業工作,或從事對華交流的職業。

  絲路上還有著許多不同宗教文化和睦相處的范例。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和波黑首都薩拉熱窩,我們都走訪了被稱為“宗教博物館”的街區。不同宗教的教堂和不同信仰的人群,在那里和諧共處如一家。

  美麗薈萃之路

  絲綢之路真是一條流動著美的畫廊。沿途的山川大地,變幻著古樸之美、蒼莽之美、靈秀之美、凝重之美、高貴之美,幾乎窮盡了美的各種形態。美麗的山川,烘托并積淀為美麗的民情風俗;美麗的音樂歌舞,又宣敘著美麗的心靈和感情。

  從美麗的長安城開始,忘不了敦煌、高昌,伊犁、帕米爾,忘不了塔拉茲、撒馬爾罕、希瓦,忘不了戈里石頭城、卡帕多西亞露天博物館、梅黛奧拉修道院、圣索菲亞教堂,忘不了雅典衛城、奧林匹亞,威尼斯、佛羅倫薩、羅馬斗獸場、龐貝古城,忘不了伊塞克湖畔的碎葉城、巴庫少女塔、伊朗的黑袍與玖瑰、亞德茲古民居、大流士王朝波斯波利斯皇宮,忘不了印度的恒河洗潔、佛陀的竹林精舍和玄奘學佛的那爛陀寺,還有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薩拉熱窩的拉丁橋、索菲亞暗香浮動的玫瑰精油和蜿蜒于中東歐的多瑙河……

  到處都有美麗,到處都有微笑。大地以起伏的曲線、大山以林木的喧嘩、大海以浪濤的涌動迎接我們。人們用歌舞迎接我們,用笑靨和美好的言辭溫潤我們。面包和鹽,咖啡和茶,令人望而生畏卻又心懷感動的烤全羊、烤牛排,以及紛至沓來的奶酪黃油,伴和著熱情和友誼,伴和著發展自己國家的渴望,感動著我們。

  美麗資源、感情資源會化育為美麗和感情的產業、美麗和感情的經濟,這就是旅游經濟——絲路經濟一個空間廣闊的新領域。

  國際合作之路

  絲路就是一條國際合作之路。文化、經濟的合作共進,民族民心的理解友誼一旦形成,絲路各國的合作就有了穩固的基礎。從自己親歷的感受出發,我將“一帶一路”的基本精神提煉為好記好傳的兩句話,一句是“走出去謀發展”,一句是“拉起手共發展”。

  “走出去謀發展”主要針對國內。絲路絲路,有路就要行走,就要走出去。“絲綢”象征著和平的經濟貿易和文化交流。張騫出使回國后,漢武帝封其為“博望侯”,那以后漢朝派出的絲路使者也一律封以“博望侯”。含義很明顯,就是要提倡“廣博瞻望”(《史記》)的大視野、大格局。

  “走出去謀發展”,促進中國經濟由內向朝外向轉型,由產品經濟朝資本經濟、金融經濟提升;也促進中國西部的發展由過去的“大蓄勢”、近20年來的“大開發”,全面進入“大開放”階段。這幾次“絲路萬里行”,我們先后走訪了中國援建或投資的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的集裝箱碼頭、土耳其安卡拉至伊斯坦布爾的高鐵、格魯吉亞和中亞其他國家的能源、礦山和制造業,產能、資金、人才、科技的輸出已經蔚成大勢,“走出去謀發展”成效喜人。

  “拉起手謀發展”主要針對國際。我們提出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既是中國的需求,也是從沿途各國的利益出發的。人類和世界是一個大的命運共同體,人類需要合作,世界需要共贏。我們就是想搭建一個平臺,讓各國攜手共商、共建、共享,以達到世界和平、社會和諧、民生和惠、人心和寧。我們力圖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建立中國與世界各國的命運共同體。不對抗、重對話;不結盟、多結伴;不零和、求諧和,走新型全球化的康莊大道。這是我們真誠的愿望。

  在一個理性的、成熟的現代社會,要改變傳統競爭中的零和思維,使每個地域、每個民族,讓所有人都有切實的獲得感。所以我們主張“一帶一路”各國拉起手共發展。現在“一帶一路”已經有100多個國家、地區參與,聯合國和其他一些國際組織已將其精神寫入文件,人民幣已經可以在一些國家用于貿易結算,中歐班列已經通往14國。這一切表明,中國的倡議正日漸成為全球共識。

  近年來,西方思想界在研究絲路的動力機制時提出,當代絲路若能由古代絲路的內向超越轉向外向超越,促成絲路經濟帶輻射絲路之外更廣大的地區,極有可能促成世界第二“軸心時代”的到來。這條古老文明線將成為當今世界嶄新的經濟文化發展線。

  “我古老的絲路,一定會對年年投下的種子報以綠蔭!”我絕對相信絲路上這位佚名詩人的詩句。(整理:文俠)


來源:中國旅游報 責任編輯:李鈺瑩
相關閱讀 (關鍵詞:絲綢之路)
做好“絲綢之路旅游年”這篇大文章 2014-11-17
游絲綢之路品美麗中國 2014-11-14
西安仿古入城儀式迎接國際客商 2014-09-20
白阿瑩會見國家旅游局副局長杜江 2014-09-19
陸海絲綢之路相約古都西安 2014-09-16

10362
新疆风采35选7开奖号